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资讯 >> 国内教育资讯
各地亮实招治理校外培训机构
日期:2018-03-30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统稿:记者 李澈 采写:记者 程墨 董少校 冯丽 蒋亦丰 实习生 李云琪 毛军刚   浏览次数:746

■减负,地方在行动①

3月18日,原本是2018年“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初赛的举办时间,但江西南昌一些家长带孩子赶到考点时发现,考试取消了。

3月21日,教育部发布《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全面清理规范面向基础教育领域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明确提出,今后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结果只能视为荣誉,不得作为中小学招生入学依据。

而在此前的2月底,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了被称为“史上最严减负令”的《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要求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为确保相关工作扎实推进,教育部又于3月27日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省份尽快出台工作方案,4月中旬前向社会公布。

杯赛按下“终止键”

南昌雷式教育集团是“希望杯”全国数学邀请赛南昌赛区的承办单位之一。该集团党委书记雷亲民介绍,“希望杯”目前暂缓举办,主办方将根据教育部的审核结果决定比赛恢复还是取消。

记者发现,随着规范校外培训机构新政推行,多地各类杯赛已经按下“终止键”。

与“希望杯”南昌赛区相似的场景近日也出现在了武汉,在人头攒动的“世界奥林匹克数学竞赛”考点,考试取消的消息一经宣布,现场顿时人声鼎沸。

同样,经过数日观望后,被视为国内小学阶段规模最大、难度最高的“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将原定于3月11日举行的武汉赛区决赛叫停。

“已报名的考生,可携准考证到原报名点办理退费手续。之后什么时候能再考,我们也不能确定。”该项比赛武汉区管委会负责人说。

另一项备受关注、影响力较大的竞赛“学而思杯”也明确表示今年不再举办,改为内部学员能力诊断。“学而思杯”即每年由培训机构学而思举办的综合能力测评。日前,“北京学而思培优在线”发布通知称,“学而思杯”将不再举办,改为举办2018年春季学而思学员综合能力诊断。而这一诊断将不评奖项、不发证书、不设颁奖典礼。

在上海,“中环杯”“小机灵杯”“亚太杯”和“走美杯”是家长心目中的奥数四大杯赛,每年撬动庞大的培训需求,目前均已停办。

各地打响减负攻坚战

各类杯赛被叫停,是各地落实减负举措,打响中小学减负攻坚战的一个缩影。

在上海,当地教育部门制定了《上海市规范教育培训机构和市场秩序工作方案》,建立了“二级政府三级管理”的管理体制和“部门联动、市区联动、区际联动”的工作机制。出台对民办培训机构进行管理的“一标准两办法”。同时提出禁止性规定,严禁培训机构拔高教学要求、抢赶教学进度、增加教学难度。

在成都,去年由市教育局牵头,21个局委建立了成都市民办教育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并联同公安、民政、工商等部门发布公告,就无证办学等7类问题在全市范围内集中开展为期3个月的专项治理行动。

在西安,市教育局联合人社局、民政局、工商局、公安局、教育督导办等部门联手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工作。西安建立了黑白名单制度,通过白名单公布无不良行为的校外培训机构,有安全隐患、无资质和存在违法行为的校外培训机构被列入黑名单,对其法人和相关自然人的有关行为将依法予以严格限制。

浙江日前针对全省范围的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行动也拉开了帷幕。“我们深切感受到,治理学生校外负担过重问题,必须全国一盘棋,统一思想,统一步调,层层加压,层层落实。规范各类竞赛尤须一致发声,统一行动。”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说,教育部出台的相关文件,打出了中小学生减负的组合拳,对面向中小学生的各类竞赛的清理和规范管理更是切中要害,抓到了源头。

教育部还要求,各地要准确把握政策界限,不搞“一刀切”。对培养学生兴趣、发展学生特长、发展素质教育、培训行为规范、手续完备的校外培训机构,要鼓励支持其发展,不能因为开展专项治理影响正常的校外培训机构审批、登记、培训等工作。

治本还需综合施策

如何防止不规范的校外培训机构死灰复燃,避免各类竞赛改头换面以其他形式加重中小学生课业负担?

“治理学生校外负担过重,除了坚持执行好原有的有关减负和规范招生规定外,更要从根源上分析,寻求有力有效之策。”韩平说,对此他开出了三剂“药方”:一是切实引导社会转变教育理念,让减负从单纯物理时间上的减少,升级为单位时间所获价值和效果的提升;二是改革完善民办学校招生政策,促进公办民办学校协调发展,营建良好的教育生态;三是大力推进义务教育学校优质均衡发展,从根本上破解学生校外负担过重的难题。

“‘让学生喜欢’是教育最通俗也最深奥的道理,在学生的课外时间安排上,应该开源分流,开展形式多样的课外活动。”武汉市武昌实验小学校长张基广说,“要从根本上改变对学生的评价方式,让学生能从爱好和天赋出发,去选择学习奥数还是艺术,而不是被升学绑架。”

“减负还要避免陷入‘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误区,要形成全面可行的长效机制。”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程斯辉认为,减负要从源头上建立多元评价机制,杜绝减课时不减考试的表面文章,“教育要着眼于人的全面发展,减负是其手段而不是根本目的”。